这个春天的寒意,这个春天的温暖--声讨黑中介北京世纪群英房地产

来源:网络整理

这个春天的寒意 这个春天的温暖

黑心中介—北京世纪群英房地产经纪有限公司,骗

了带白血病儿子进京治病的农民刘大哥的房钱,骗了数百名来京寻梦的“北漂”的房钱,使他们面临被房主扫地出门的命运,令他们刚刚燃起的希望和刚刚起飞的梦想,遭到了重创,而这个中介公司却人走楼空了……

维权群号:214934730

? 孩子,爸爸一定为你撑起这一片晴空

2014年的

春天,北京的雾霾

极其严重;然而,在农

民刘大哥心里,更为浓重的

雾霾,却是儿子刘子威的病情。

刘大哥名叫刘得民,来自安徽省的一个小村庄。刘大哥一家三口,日子虽然平淡清苦,但儿子刘子威天真可爱、聪明帅气、乖巧懂事,是爸爸妈妈的心肝宝贝,他的到来给这个平凡的农民家庭带来了无尽的快乐和生机,一家三口幸福恩爱,其乐融融。

然而,2013年年初,一个梦魇般的事件降落在这个家庭中。小子威被查出患了急性淋巴细胞白血病,使这个幸福的小家庭蒙上了一层阴影。为了心爱的儿子,刘大哥夫妻俩愿意付出自己的一切。为找到最好的医生,使儿子得到最好的医治,2013年5月,刘大哥跟妻子一起,带着子威来到北京,在解放军301医院小儿内科进行住院治疗,现在孩子正处于化疗阶段。到目前为止,刘大哥夫妻为小子威的治疗已花去40多万元,其中20万元都是从亲戚手中借的。同时,为了照顾儿子,刘大哥两口子将近一年的时间无法工作,没有了任何经济来源,这个清苦的农民家庭背上了沉重的经济负担。为了省钱和方便照顾孩子,他们夫妻在医院附近租了一间隔断房,每天辛苦奔波于医院和出租屋之间。

根据医生的说法,如果子威的治疗一切顺利,2014年年底至2015年年初,孩子就可以病愈出院,到那时治疗费用将还需要50万元左右;而如果效果不显著,就需要进行骨髓移植,那样的话,还需要再支付100多万元。

尽管如此,刘大哥依然满怀希望和信心,咬牙坚持着。他虽然已经一贫如洗,债台高筑,但他的子威却很快就要恢复健康了呀!他和妻子常在梦中看到小子威病愈后天真活泼、蹦蹦跳跳的身影!刘大哥和妻子坚信,孩子出院后,他们的日子一定会慢慢好起来的。

可就在这时,又一件意外的事发生了。刘大哥跟他同住的租户发现,他们被黑心的房产中介—北京世纪群英房地产经纪有限公司骗了。他们给中介的房租已经交到了2014年6月,还付了一个月的押金,而中介公司却已经欠了房东的房租,并从注册地址搬走了,人去楼空。房东一气之下,要将刘大哥他们清出去。刘大哥一家举目无亲,走投无路,更没有多余的一分钱再去另租一间屋子。而且,子威治疗的药物必须低温保存,刘大哥就放在了出租屋的冰箱里,但现在,房东气恼之下给他们断了电,使得冰箱里的这些药全部坏掉了。这些药物价格昂贵,都是儿子的救命药啊!这样的遭遇,使这个原本就苦难重重、贫病交加的家庭雪上加霜。为这事,刘大哥这个英武刚强的汉子都急得病倒了。

但想到孩子,刘大哥不得不硬撑着爬起来,他要对子威说:孩子,无论多难,爸爸一定为你撑起这一片晴空!

? 北漂们梦想起飞的翅膀啊,不要折断

若雪、寒冰、丹丝兰、枇杷花、依旧潇洒……,这是一组诗意浪漫的名字;这是一群一无所有,但却怀揣理想和激情,到北京来寻梦的年轻男孩儿女孩儿,他们大多数来自偏远的小村庄、山沟沟,他们被称为“北漂”。因为一无所有,举目无亲,他们便在北京的不同角落,跟人合租了房子,用最初那点微薄收入的很大一部分,换得那样一方狭小却独立的空间,并用心地把它布置得整洁温馨,来安放他们每日工作打拼后疲惫劳碌的身体和心灵。

那个空间不大,却是他们在北京唯一一个能安身的小窝;那个空间绝对说不上奢华,却见证了他们的梦想和奋斗,他们的欢笑和泪水。在万家灯火的夜晚,他们常幻想,他们豪情万丈的梦想,正插上翅膀,从这里起飞……

然而,就在他们刚有了这样一个容身之所,刚准备为梦想起航远行时,他们却发现,自己陷入了一桩意外而巨大的烦恼中。

他们为自己栖居的那个小屋,向中介交付了足够住半年的房租、燃气费,还有1个月的押金。然而,他们刚住了两个月,房主却来赶他们走了!他们之前从没见过房主,房主也没见过他们,但因为房子,双方却有了深切的关联。但这不是一种亲切温暖的关联啊,也不是一种无关痛痒的关联;这是一种尖锐的矛盾,一种剧烈的刺痛。“北漂”们分别从中介公司手里租来了房子,他们有合同,他们百分之百履行了合同,他们交了足够多的房租,但此刻,他们却要被房东驱赶!房东呢,他们中有的人也是曾经的“北漂”,他们或许只有这一套房子,因为工作或孩子上学等原因,他们搬到了别处居住,他们也在租房,他们咬牙将自己心爱的房子租了出去,用收得的房租来支付自己租房的租金。他们的房子以一份合同整租了出去,但在毫不知情的条件下,被中介公司打了隔断,分租了出去,有些家具被扔到了外面楼道里;他们发现时已经晚了,他们忍气吞声,咬咬牙认了;然而现在,他们又被这个中介公司欠了房租,欠了燃气水电费,有的已经欠了好几个月。他们去跟中介理论,一回两回、三回四回……总是毫无结果,到最后,这个黑心的中介公司居然搬离了注册地,那里已经人去楼空、铁将军把门了!万般无奈,房东只得来驱赶可怜的“北漂”房客们。

原本都是善良而无辜的人们,怎么会有如此深切的矛盾,激烈的冲突呢?其实答案一目了然,一切冲突和不幸的根源,就是黑心中介公司的欺诈行为。上面这些人,他们都是通过同一个中介—北京世纪群英房地产经纪有限公司,签订的房屋租赁合同。

相比而言,“北漂”比房东的境遇更加悲惨。房东损失的只是金钱和心情,而这些可怜的“北漂”们,被蛮横无理的中介业务员威吓,要他们继续往下交房租;被房东电话骚扰,粗暴呵斥,上门踢踹,被拆毁隔断墙,被断水停电……他们过着战战兢兢、提心吊胆的日子。更有甚者,一些可怜的“北漂”已被房主赶出去,拎着行李,看着昨天还是自己温暖小屋墙壁的地方,眼下却是一片泥灰砖瓦的废墟,情何以堪?

为了讨个说法,“北漂”们求告、报警、投诉……他们被中介威胁着,被房东驱赶着,几乎无处安身;但为了回到自己唯一的安身之所,他们不断地去中介公司、去派出所、去法院,发出他们微小却顽强的呼声;他们还要一次次跟单位的老板请假,看老板脸色,被扣奖金和工资。他们梦想起飞的翅膀啊,难道在这刚刚张开的时刻,就要折断吗?

? 善良的人们,温暖的爱

惺惺相惜也好,同病相怜也罢,这些原本素不相识的人们,作为同一欺诈案件的受害者,终于走到一起来了。他们中有的是房主,有的是房客;有的是教师,有的是护士,有的是学生,有的是公司职员,有的是科研工作者,有的是业务经理……这相同的苦难事件对他们的影响也大小不一:对于有些房主,不过是一点经济损失;但对于那些刚刚工作的“北漂”们,无疑是当头一棒;而对于刘大哥这样带孩子来京求医、债台高筑的农民家庭,则不啻于一场灾难。然而,无论地位高低,损失大小,当这些无辜而善良的人们正义感被唤醒,他们便成了相互信任、相互扶持的一家人。他们在互联网上自发地建起了一个群,在群里交流讨论,相互鼓励安慰,献计献策;他们共同去中介公司和派出所,共同等候几个小时,一起吃着从外面小摊买来的鸡蛋饼。

面对中介公司的威胁,丹丝兰提心吊胆,群里就有人给她出主意,想办法,安慰她,给她加油鼓劲;面对房东的不断催促驱赶,若雪忧伤痛苦,群里就有人让她坚持,并且告诉她作为一个履行了合同的房客所拥有的正当权益,让她勇敢坚定起来……

jazz是个80后的小伙子,作为房客,他虽然也被北京世纪群英房地产经纪有限公司骗去了数月房租,但租金是单位替他出的,他原本不需要去走这艰难而辛苦的维权路,但为了大家的利益,为了正义得伸张、邪恶被惩治,热情执着的jazz义无反顾地担当起了组织、带领大家的责任,他不厌其烦地跟每个受骗者联系,统计信息。他用这无言的行动,书写着80后的美好品格,也让人们更愿意相信这世间有善良和诚信,更热爱生活和这个世界。

在恩济庄派出所,虽然复杂的办案程序让大家充分体验了等候和煎熬之苦,无助和无奈之感,但警察们的重视和热心也让大家感动。接警的警长中午饭都没来得及吃,不断地给经侦大队打电话请示,等候回复;做笔录的小警察亲切和蔼,态度认真,而且对受骗者给予了极大的同情,他说也希望能够有相关的法律,来惩治这些黑心的中介公司,他也希望大家能够通过其他的途径来反映情况,以引起社会的足够重视,并给普通民众足够的警示,让后来的人们不再被骗。

虽然这些人所遭遇到的是一件非常烦心、甚至是苦难的事情,但是,善良的人们都献出了自己的一份热心和爱心。这爱如萤火般,虽微弱,却慢慢聚集起来,彼此照亮着,温暖着,映出艰辛人世间许多的美好和感动。

在这爱心的微光中,那些受骗者最希望的,是他们的损失能够被追回,他们的生活能够回到正轨;正义得伸张,邪恶被惩治;他们善良而无辜的心能被抚慰。他们也愿意相信,不懈努力、恒久忍耐,必得最终的胜利。

春天的燕子

2014年3月8日