> 军事 >

人才合育:军民融合的最深层次领域

来源:网络整理

人才合育:军民融合的最深层次领域

造就高素质新型军事人才是实现强军梦和中国梦的根本保障。如何契合部队建设所需、发挥高校所能,军民融合培养更多高素质新型军事国防人才?在12月16日举行的中国科协第127期新观点新学说学术沙龙上,北京师范大学资深教授林崇德、国防大学教授欧建平和北京理工大学教授张建卫领衔40多位专家就此展开研讨。

大家纷纷表示,军民合育新型军事人才作为军民融合国家战略的重要组成部分,不仅是我军军官人才培养制度改革创新的客观选择,而且是普通高等教育职能重塑拓展的内在需求。

一流军队要有一流人才

十九大报告明确指出,到本世纪中叶把人民军队全面建成世界一流军队。

“建设世界一流军队,一定要有一流的人才。”国防大学研究员王伟海认为,军民融合培养军事人才,是构筑军事人才高地的内在要求。

他坦言,军事领域是竞争最激烈的领域,是最需要创新活力的领域。但由于军队内部封闭的人才金字塔结构,这一领域往往也是最容易滋生守旧保守的领域。

纵观全球,现代军事力量建设已经成为科技高度密集、资源高度密集、人才高度密集的复杂巨系统。“必须彻底打破人才培养使用上的军民二元分离,聚合国家整体资源打造现代军事力量体系,把经济社会中最先进的知识、最前沿的科技、最优质的人才资源吸纳和运用到国防和军队建设中来,才能经济有效地建设世界一流军队。”王伟海说。

其实,推动人才培养的军民融合,国外已有实践。美国专门成立国防创新咨询委员会,旨在将硅谷等地区私营部门的创新者融入国防部组织和流程之中,并实施军人职业生涯中断试点计划,让现役军人休假几年获取学位或习得新技能。

“军事人才培养是最深层次、最具牵引性的军民融合领域。”王伟海表示,要充分发挥国民教育资源优势和军队院校特色优势,促进军地教育资源的共享利用,既依托国民教育资源培养军事人才,又运用军事教育资源培养地方特殊人才,促进军地人力资源双向流动和深度开发利用。

军事人才培养应具超前性

少年强则中国强,少年智则中国智。陆军某合成旅政治工作部副主任崔丙进觉得,还应该加一句:“少年正则中国正。”

他认为,军民融合,不仅是技术融合、科研融合,还有一个心念的融合,就是培养正念。

“我们现在培养大学生军官,最力不从心的地方就是思想方面的转化太难了。”崔丙进对此体会很深,“解决心正的问题,在军民融合当中必须考虑。”

张建卫也认为,军事素质最难的就是价值观引擎锻造、理想信念培育。

美国作为军事强国,不是简单地建立在经费投入上,还包括教育培养的科学化体系、价值理念的先进性等。张建卫表示,强大的国防科技背后是人才培养观念的超前性、先进性。

遗憾的是,从“十一五”、“十二五”到“十三五”,我国教育事业发展规划中关于国防人才培养的考量很少。“我们在布局当中不能忽略这一块。”北京理工大学教授何海燕直言,人才培养应该突破盲区,进行合理布局,将军民融合人才培养前置化。

“培养军事素养必须从娃娃抓起。”军事科学院研究员张杰说,“并不是说把每个小孩培养成将军,而是要培养我们孩子们的国防意识。”

“我们的军队有非常深厚的军事文化资源,如何转移到基础教育体系当中,让孩子们从小以钱学森、以共和国的将军作为楷模,而不是以‘跑男’作为楷模,这确实是当前的重中之重。”张建卫说。

科技人才培养是重要切入点

军民融合是国家战略,关乎国家安全和发展全局,既是兴国之举,又是强军之策。

“推进军民融合来培养军事人才面临难得的历史机遇。”欧建平表示,如何抓住这个历史机遇乘势而上,是摆在我们面前的重要课题。

他认为,推进军民融合深入发展是一项利国利民的实实在在的工作,应该扎扎实实地推进,而且要下实功夫、笨力气。尤其培养人才不是一朝一夕的事情,需要长期做工作,下的功夫要深、要实、要细。

2000年5月,国务院、中央军委联合颁发了《关于建立依托普通高等教育培养军队干部制度的决定》,全国很多高校都承担了国防生教育培养工作。最高时期,全国有117所高校与军队签约。据统计,全国普通高校共招收10万余名国防生,有7万多名毕业生进入了军营。

但是,欧建平指出,在深化国防军队改革的背景下,军队的体制编制规模结构发生了巨大变化,我们不能把这一经验当成模式。

未来的现代军事力量体系,不仅需要军官,还需要士官、士兵和文职人员。“特别现在不招国防生了,军事培养体系对军民融合培养人才的需求更大了。”欧建平说。

那么,军民融合培养人才的实践切入点在哪里?欧建平表示,要把培养科技人才作为重要的实践切入点,一是要突出一流院校、一流专业,二是要力争进入国家和军队科研创新体系,三是要建设高水平重点实验室。(完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