> 财经 >

化解过剩产能 看中国地方大员如何说?

来源:网络整理

  中新社博鳌3月25日电 (记者 王子谦)去产能是今年中国五大经济任务之一。如何调整产业结构,化解过剩产能,也成为博鳌亚洲论坛2016年年会上的热议话题,身处去产能“一线”的相关省市大员和专家学者纷纷就此表态。

  削减过剩产能

  产能过剩,已成为当前中国经济最迫切需要医治的“病症”。“河北省去年相当于去掉了两个鞍钢的产能。”河北省副省长张杰辉介绍,该省2015年削减铁产能3391万吨,钢产能4106万吨。

  如何保证既削减过剩产能,又不会出现下岗潮?张杰辉说,河北省在去产能过程中95%以上失业人员内部转岗,加之提前准备预案,转移就业机会较多,未发生大规模下岗潮。

  “不能为了去产能而去产能,企业找到结构调整新路,要好过单一的行政手段去产能。”中国(海南)改革发展研究院院长迟福林建议,中国结构性改革需通过引入社会资本参与,由此改变治理结构和体制机制。

  转移富余产能

  “北京吃不下,天津不够吃,河北没饭吃”,成为京津冀一体化急需解决的迫切矛盾,掌握优势资源的北京市正在通过转移富余产能助力协同发展。

  北京市常务副市长李士祥介绍,该市两年间已向河北省和天津市分别输出6300个和836个项目,输出技术合同3600个,相当于1200亿元人民币。

  “北京瘦身治‘大城市病’,就要疏解非首都功能,加快产业转移。”李士祥说,北京要让产业输得出、稳得住、留得下、长得大,有创新。

  天津市副市长赵海山说,天津承接转移项目要围绕整个产业链、价值链和服务链的市场化资源配置过程展开,更多承接创新和创意资源,以创新和开放驱动发展。

  升级落后产能

  新兴产业是发展目标,但传统产业不能轻易抛弃。“沈阳3500家骨干企业,相当部分面临动力转换的过程。”沈阳市市长潘利国介绍,该市实施智能化转型升级计划,政府对企业技术改造给予政策和资金支持。

  迟福林在分析东北经济转型升级的困境时指出,现代服务业占比太低严重制约东北经济发展,企业应从过去的注重生产性转变为注重服务性。

  吉林省副省长姜有为介绍,该省正摆脱过去高投资、要素低成本和政策优惠的路径依赖,对先进轨道交通、航天航空装备等8个重点制造业进行扶持,“围绕小卫星商业化与产业化做文章,卖遥感卫星赚大钱。”

  国际产能合作

  对河北省而言,产能“走出去”已是箭在弦上。张杰辉介绍,截至去年下半年,该省境外投资企业已达700家,投资总额达110亿美元,“过剩产能不是落后产能,完全符合环保要求。”

  中国国家发改委副主任宁吉喆表示,中国倡导的国际产能合作是“一带一路”重要而具体的实现形式,已与多国对接国际产能合作,2015年装备类出口涨幅明显。

  国际产能合作也可以实现共赢。经济学家林毅夫指出,从历史上看,摆脱低收入和中等收入陷阱,跃居高收入的国家和地区,共同特性就是抓住了劳动密集型加工业国际转移的窗口期,“(当地政府)如果这个机遇用得好,一花独放不是春,百花齐放春满园就可以实现。”(完)